水库论坛网 2019-04-01 11:45 热度:

像商人一般运作的中情局——对CIA突袭驻西班牙朝鲜大使馆的一些

前段时间,一伙人冲进了朝鲜驻西班牙的大使馆,把使馆人员一通吊打,拿走了一批机密电脑和文件。
  公开的“消息人士”说这是为了获得金孝哲(朝核问题上与美方谈判的核心人物之一,且是河内会议的组织者)的机密信息。
  有趣的是,金孝哲是反对会晤的——对,反对会晤者去组织会议并且参与谈判。
  从这一点上不难想见,这一反对对美交流的派系一定是实力不容忽视的。
  不过我们动动脚趾头都能想到,朝鲜能够维持这么多年反美政策,就算是参杂了意识形态原因也必然要形成一套可运行的反美利益链条,否则这种政策不可能被真正实施。
  和很多所谓的反美国家不同,朝鲜的态势决定了朝鲜在之前必须是实质反美的,而很多反美国家只是叫的比较凶罢了。
  这种利益实体虽然我肯定没办法研究了,不过从反对派来组织会议并且是第三方会议来看,其利益大小大约还是能够估计的,而且还能从侧面反映出“安全性”。
  也就是说,这其实是一个紧紧围绕并支持金家,金家也信任这些人,但是这些人的部分利益系统和金家现在的需求也是不一致的——这本身是一个公司战略发展计划和公司旧人事体系的冲突。
  这个也很容易想到,毕竟要走实质反美路线不死抱着金家是不可能的,由于实质反美需要多部门联动,这是“独行侠”和“小山头”甚至“大山头”都不能独立做到的。
  所以就核心利益而言,这一派别和金家是绝对捆绑的,因此金家也不用担心他们对自己造成太大的安全问题。
  
  同时,朝鲜的支持对美交流有关人员似乎大致上都是金家直属的,这一点也很容易理解,毕竟“新政策”得由大领导宣布。
  也就是说,这个金孝哲或者说反对与美国对话的系统,本身是一条“工作就是反对”的狗。
  这种狗其实我们都见过,就是那种……emmm……
  
  爱斯基摩人:各位亲爱的雪橇犬们,我们要换新的套锁了,各位亲们觉得好不好丫?
  狗A:支持支持,有了新套索我们就更好拉车了!
  狗B:反对反对,新套索拉车不合适,如果用上了新套索,那我们的拉车事业将受到严重威胁。
  支持的就是狗A,反对的就是狗B。
  这样的情况一般出现在“最具实力的利益集团有了新策略,而下属的下属是两个需要平衡的次级利益集团,他们的传统办事方法和新策略有冲突”。
  注意,这里说的是“最具有实力的利益集团”,不一定是指名义上最大的首脑。这一点各个国家都有可能发生,只是有些国家是偶尔如此,有些国家则是台面上的人本身大多数时候就不是极度重要(除了极少数必须需要少量领导人做出重大但必然的决策时,比如说核反击)。
  一般来说这种冲突的时候,话是说的最凶的,但是实际上对于整体组织的威胁倒不是最大的。
  因为狗B的反对也不是毫无意义或者对于上家是“敌对”的,尽管有的时候言词激烈,但本质上他们是通过攻击狗A来获取狗B群体内的支持,本质上是许诺“虽然情况变了点,但是我会尽力安排大家的好处的”。
  而且本质上说,狗B的核心还是“拉车事业”,而不是“我当车上的人”。狗是知道自己当不了车上的人的。
  
  这种狗与狗的冲突重要吗?非常的重要,因为大狗之间咬起来其实就是内部组织的较高程度的利益冲突,而且新的利益分配模式肯定还在制定中。
  简单来说,这就好像公司里制定下一年的KPI或者是来年营销战略是一回事,各种地区总经理乃至更大范围的区域经理会东掐一个西争一个。
  这个事儿不会动摇整个公司(一般来说),但却是一个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或者说,这就是一种“过渡方案”,就类似于工厂想使用新的加工机器,工人和线长可能不乐意。
因为不熟悉的时候效率会降低,熟练工的损失最大,所以他们会反对使用新的机器。机器更新的越根本,反对者就越容易更高级。因此你有必要给一定补偿,或者至少分配好后续生产效率恢复后的新的薪资模式。
 
  对于和这家公司合作的人,包括投资者和对手来说当然也想知道这些内部情况。这不仅仅是为了找到更合适的针对性策略,也能够在可能有的谈判中分析对方的底线以及各个派系的利益倾向。
  哪怕说的最低级的,知道这些事情也有助于给谁私下里塞好处不是?
 
  这里当然是说起来简单和低级,但是在实际操作中这是最麻烦的部分。这个时候一定要关心基本面。
 
  关于朝鲜或者和有关朝鲜重大决策的问题,我们还是应该更多的关注基本面而不是细枝末节。
  很多人对于朝鲜问题都出现了一个错误,就是试图“管中窥豹”。
  管中窥豹行不行呢?很多时候是行的,因为局部和全局也是有关系的嘛,搜集的局部越来越多就越能可靠的局部联系全局啦。
  
  但仔细想一下就知道“管中窥豹”是需要一个重大前置条件的。
  啥条件?
  当然是系统已经形成,然后带来的局部和整体容易高度相关的条件啦。
  系统没有完整稳定的成型时,细节本身的变量就贼大,这个时候和常规时期近似的对抗不一定是这个时候的真对抗,合作也不一定是合作。
  这时“管中窥豹”,那就是要用望远镜看战略目标的时候却拿着显微镜看脚上的死皮。
  战略上达成目的后,这等于你已经在白宫的圆桌办公室前面,你当然可以拿着显微镜找死皮啦,因为很可能你会发现脚皮太厚说明川普最近老走路,可能是出访的地方比较垃圾但川普还很乐意陪着人家走走看看。
  可是如果战略上还没有成为一个稳定系统,你还没去白宫里工作。那你拿着个显微镜在床上瞎踅摸那就只能瞅到老婆的脚皮和老王的蝌蚪啦,虽然老婆的脚皮上面有真菌表示脚气加重,可是你想知道的是川普啊。
  
  很显然,我们都知道朝鲜问题本身是一个战略磋商状态的问题,它本身还没有稳定的模式,所以这个时候管中窥豹肯定是没用的。
  
  形成稳定体系之后有什么不一样呢?很简单,体系=利益分配模式与层级。一旦体系形成了,那么利益与层级也就稳定了。
  简单来说,就是系统成型后“细节的好事一般就是整体的好事,坏事也一样”。
  
  啥意思呢?
  就拿我以前跳大神好了,我说金正恩把他的叔叔给干了,叔叔是亲中集团头目。一大帮人就跳出来说:“药丸药丸,金正恩干掉叔叔这个亲中的,那就是要和我们一刀两断啊。”
  我却说:“哎呦,好事好事。这说明金正恩要干掉旧亲中利益集团头目,独揽亲中好处啊。这么一做中朝互信就有保证啦。”
  
  大家都看出来了,我加了个“旧亲中集团”——说白了,就是旧系统下形成的对华利益集团,这个套路是旧的,和现在是冲突的。
  这个从我们原来的对朝模式也可以想的出来嘛。
一套系统时间这么长,朝鲜内部肯定是会形成一个次要但相对独立的权力顶点的,这也是为了更高效的处理事件。
  这就好像你开了一个厂子,其他小东西是别人找上采购办,但是重要的东西是你们需要互相确保甚至是你拜托人家先供应给你,为了提高效率你肯定会搞个小部门来专门处理这档子事儿。
  这个部门时间越长,供应的东西越重要,这个部门的权力触角也就会延伸的越来越远,而这一部门的顶头上司对你的议价权也越来越大。
  你想换供应商了,这个部门大多数资源也都是专门针对那个供应商的。
  在这个情况下,你去试图从基层来让别的部门的利益群体和这个部门慢慢切断关系是很麻烦的。
  如果组建一个类似部门很多人愿意接替不愁工作积极性的时候,那么直接把老部门的领导强行调开就更方便,就算他回来也物是人非了,送他去深造也可以。
  朝鲜的深造,当然是去深造主题思想的先进性啦,但是人家金正恩的叔叔肯定是根正苗红学习透彻的,对于这样务虚能力(利益分配控制)已达登峰造极境地的人,应该让他多参与一下具体工作,深刻了解其他部门的运行。
  于是金正恩让他去研究弹药学了——我们仁爱的金正恩同志叮嘱叔叔要仔细研究,要与武器装备融为一体,全身心的包容炮弹这一客观事物,让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与保家卫国的弹药融为一体,最终让自己的心灵与弹药知识一起散播出去,不能散落到全世界也至少要有方圆50米。
  (话说金正恩叔叔怎么死的?我已经忘了,是炮决还是狗啃啊?没关系,都一样,狗啃就算深刻理解环保的重要性好了)
  
  旧系统之所以这样操作,就是因为旧系统已经成为了系统,就说明利益涉及范围足够广。在一定客观条件下要想改变这一部门,还不如“擒贼先擒王”把相关高层领导一锅烩熟,剩下的系统改造一下接着用就完事了。
  一锅烩的领导越多,说明这套系统和新系统的冲突就越大,这就更有可能是基本利益和操作方向都变了。
  比方说当方向已经变到了“连这块利益的分配系统都不需要了,基本人员都不需要了”,那么这倒是和“两个大集团的直接冲突”更可能有关了。
  这就好比当年中日干起来了,这个时候和日本相关的大多数部门是从高级到低级都是不必要存在了,再干下去的都是汉奸。
  
可是朝鲜不是啊,金正恩就干了叔叔,其他人大致都保留了——这恰恰说明了这只是顶层策略和利益思路要改变,但是基本盘的操作方式不变(工作人员系统不变)。而朝中关系是特殊的,所以这个系统服务于别的事儿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才判断:既然人家保留了系统的绝大部分,这就说明后续这一块利益分配还要继续,清掉了部门顶头上司必然等于是胖胖胖同志有了新的合作计划,只是和人家部门领导过不去而已。这不仅说明了大部分朝中系统可以继续运转,而且“部门重量级”还从下属运营提升到了“总经理直属”。
胖胖胖干脆的一炮干死自家亲戚本身,也算是体现出了诚意,毕竟人家承担了风险嘛,这是表态啊。
因此,我在新闻出现后就认定这对于朝中关系是利好而不是利空。
至于中国对朝外交部门被很多人认定“做的垃圾,吃瘪”,本身也是一种“中国清叔叔”的行为,因为对方的旧系统也对应着中国的旧系统,对方旧系统上级死了对于我方旧系统上级当然也不好,所以在观感上当然是一部分人员“没做好,吃瘪了”。
事实上中国也是一样啊,大家看看六方会谈本身的过程以及人事变动,这也是一点点清理掉旧系统,只是因为中朝关系对于中国而言没有和朝鲜那么根本和重要,所以中方相关人员只需要“吃一堑长一智,深刻学习新时代国际关系”就可以了——哎丫丫,这位同志,你务虚能力还有不足,所以继续学习吧,上级已经决定啦,你暂时还不需要学习弹药学有关课程。
 
各位看:这个时候“管中窥豹”还有用吗?其实没用了,这个时候要抓大步骤,从核心利益和组织现状上下手。
变化极快的对抗+撮合时期,这个时候大多数细节都和整体没有极高的相关性,因为大家都在试探,这个时候“管子里窥不着豹”——在一般的时候,把亲你的人杀了当然就是和你搞事情,但是在时期更替的情况下,杀了不一定没问题,但是都不杀一定有问题。而“管中窥豹”者永远是假定“系统一直存在且一直如此运行”,自然会把这种事情永久性的列为“和你搞事情”。
如果难以理解的话,可以想象一下“政治”与“国际关系”的区别,政治是内部共同发展的问题,国际关系是竞争为基调的关系。国际国家间关系越好,实际上就越类似于政治的共同发展和共存的状态,这必然带来“双方系统的撮合,大家细节行为越来越和系统目的挂钩”。
所以我们可以发现,“管中窥豹”的很多人对于“基本稳定”的环境下预测还是比较准的,但是一旦对于多竞争关系就不准了——尤其是内部也有竞争的情况下,因为此时内部的对抗加剧了,更加大量的细节行为已经不能和总体目标挂钩了,这比单纯的外部竞争更加扑朔迷离。
这个时候“管中窥豹”常常会出现一些特别“匪夷所思,耸人听闻”的结论也就不足为奇了——就比如有人觉得胖胖胖拿核弹疯狂威胁中国一样,其实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在“旧系统”的视角下来“管中窥豹”,那的确是有可能的(旧系统里根本就没包含这一块,所以即便说金三胖的核弹是为了打外星人也是说得过去的)。
管中窥豹是用来对付“共存体”的,不是用来对付“正在变更系统的竞争组织”的——兵不厌诈的时候,显微镜根本凑不到真正重要的东西上去。
“管中窥豹”只能针对“恒常”事件与大局的关系,不管这个恒常事件的系统是和平还是战争,因为“恒常”能把整体规律逐渐拓展到细节事件中去。反之,当事情在“不同的恒常间转换”的时候,“管中窥豹”就变成了“盲人摸象但摸到了长颈鹿”。
盲人吓坏了,觉得大象长了这么长的脖子肯定是想用象牙捅破天——虽然他自己没摸到象牙,但是大象这个生物系统本身应该是有牙的啊。
长颈象!太可怕了!
其实大象园已经换成长颈鹿馆了,长颈鹿不长牙。
 
那么对于美国这次CIA干人家朝鲜大使馆又是怎么回事呢?道理也蛮简单,看过我以前写朝鲜有关内容的朋友就更容易理解。
 
我们先看一下基本盘中最重要的几个问题。
1:朝鲜需不需要正常化?
需要。
2:朝鲜正常化过程急不急?
当然急,按照旧有系统玩下去,经济真的会撑不住的,军方迟早会不听话的。现在军方的权力和要求越来越多,大家勋章都已经戴的和铠甲一样了,等勋章从头到尾都挂完的时候也代表自己再也没好处可以限制了。
3:美国对于朝鲜正常化急不急?
不急,人家重点是关心朝鲜的核卤蛋以及今后韩国这个桥头堡的地位。
4:那么大家在磋商的时候最急的是啥呢?
那还用讲,不管是核裁军还是你上街买大白菜,最关心的就是自己有没有吃亏,简单的来说就是判断好别人的底线,也就是利益动机的真实方向与动力的大小。
 
所以说啊,就基本盘来看,这是一个朝鲜急而美国相对不急,但是双方对于底线和动机闹的不是很明白。
我们都知道,在组织对组织的时候,双方组织对于“事儿办到哪一步了”最重要的判断依据其实是“对方各部门间对于这事儿的利益分配方式商量成啥样了”。
没商量好的话,就算你有这个动机也不行啊,系统发动机还没造好你动力不足啊,动力不足的话,那不管你底线啥样都不顶用啊。
动机再强,那东西硬不起来也达不到生命的大和谐嘛。
 
  但是呢,旧系统的打破很难通过常规的方式验证,尤其是根深蒂固的系统。
 
  因此CIA的“抢功劳主观能动性”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CIA和FBI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情报局和调查局有啥不同啊?那就是CIA和FBI很多好处是自己搞的啊,联邦只给基本工资啊。
  比方说为啥贪官总喜欢往美国跑啊?这是因为CIA的子系统负责消息判断与政策宣传,FBI的子系统负责在逃跑程序上铺路啊。
  为啥要自己宣传和铺路啊?因为美帝这边查人家过来的“非法资产”并没收的时候,CIA和FBI是不用把这些查扣的东西和钱上交给联邦的(除了指定的)。这是合法的小金库,发奖金和提拔都指望着这东西呢。
  所以人家CIA和FBI就是这样:主动的去拉人,拉进来就慢慢查扣你丫的玩意儿,慢慢的薅羊毛——有的时候还挺文雅,对于混的比较好的家伙就只薅你的利息和其他盈利的羊毛,混的不好的才杀羊。
  那为啥人家薅羊毛甚至杀羊,贪官还是喜欢跑美国啊?很简单嘛:别的国家这一块的相关部门搞来的非法资产都得上交,这个时候自然是业绩越高越好,所以没必要养着这些毛毛羊,都是杀羊的——当场不杀是因为要留着以后业绩不够的时候冲业绩,不是为了“成建制捋羊毛”。
  所以那些不长眼逃到奇奇怪怪国家的经济犯为啥光着屁股回来了啊?还念叨着“妈呀,终于被抓啦!”
照理说踏实花钱挥霍不了那么多啊——其实不是被人家挥霍了,而是被逃亡去的国家的执法部门捋羊毛捋成葛优啦(都不用剪刀推子的,直接拔毛)
  人家都捋秃了还拔毛,那多难受,人家还想拼命再捋一点毛,捋不出来就使劲撕皮拔毛根。
  所以俺这抓人都算救人,抓回来以后既给国内一个交代,这人回国以后还能把原来的部分没带出去的系统给供出来,这样也挺好。
  “啥?你在国内有残余系统?好,那我们引渡你回来哦哦。”
  “啥?你没啦?哎呀,您还是趴在那儿等着挨个放血吧。”
  
  经济方面是这样,政治方面也是。
  在这个突袭大使馆的事情上,CIA只要找准机会进场子,那么以后系统里面也就更容易有他更大一份,这就不仅能赚公粮还能搞点额外的银子花花。
  
  为啥CIA要选择这个时候进这个场子呢?
  原因老简单了。
 
  联邦当局你不是不知道对方系统建啥样了么?这个简单的很。
  老子派人“温和的”突袭一下人家反对交流派的小窝点,搞一点他们的电脑和文件。要是对方反应激烈,就说明人家反对和我们交流的人势力还很大,那就说明他们内部还没有很好的统一基本利益分配模式。那这就说明他们的进度比较慢,跟咱谈判的时候还没准备好自己的货。
  对啊,美国现在和朝鲜谈判最大的问题就在于:给啥玩意儿好?给多少程度比较好?我们要价的具体底线在哪?
  
  这时候和稳定大局面下的谈判不一样,稳定局面下可以靠“偷窃机密”什么的来解决,因为对方大致的结构和策略不变——这和管中窥豹的道理是一样的,当对面不知道自己绝对该干啥的时候,机密情报的对于确定谈判方向的直接作用也会比较小。
  比如说当年我国泄露的导弹秘密就让我们很被动,这是因为我们的利益中心点是绝对没变的。
  但是如果大局面本身要发生变化,那么一两个甚至一大堆高度秘密的文件对于未来发展的直接参考价值也比较低,这个时候就得从组织结构下手。
  这就好像投资者对“跪求爷爷给点钱”的企业主就很关心对方的团队组织能力,因为这最大程度上的决定了今后的这家公司的发展——不仅是业务的发展,也是有多少钱能够给投资者的重要依据。
  虽然蛋糕还没做起来,但是你的组织结构和相关人员觉得蛋糕做好以后也就给老子烧了半根的蜡烛,那老子搞屁啊?
  组织结构方式意味着这家企业是不是容易“金蝉脱壳”卷走钱。
  战略上说,“跪求者”一般相对来说更加拖不起,投资者虽然也需要项目但没项目能活更久。
  
  对于朝美来说也是一样,朝鲜就是那个跪求的,美国就是投资者。
  如果朝鲜自己这边还没有达成一致,三胖没能把系统一致起来,那么就等于旧的反美利益分配系统还保留很多。
  那等美国好处给了,无论是胖胖胖拔屌无情还是在朝鲜经济正常化的高度动荡期反美阵营获胜,那都等于美帝给的好处打水漂了。
  有些程序上的事儿,覆水难收。
  最麻烦的还不是法理和政策上的,而是一旦美国答应了,那么相应的美国内部利益组织也就成系统了,到时候要想对付起来也不容易。在对付掉以前,这些组织都会是巨型吞金兽。
  这就好像人家还没跟你拿结婚证,你就把房产证给人加了名字。
  打水漂还是小事情,关键是打在朝鲜身上是打在一个有核国家身上——这可不是个小事情,要是玩脱了那还不如让朝鲜崩了呢。
  
  但是,如果发动一次攻击,而且很明显和演戏瞎胡闹似的搞一搞。那么就能体现出美帝也没给太大的真正威胁,同时朝鲜内部的反对派也不能不闻不问。
  如果胖胖胖不能压制反对派,那么反对派就能发出很大的声音,甚至胖胖胖都必须说点狠的甚至做点狠的。
  
  如果能压制,但是反对派系统还在,那么胖胖胖就只能冷处理这件事。但是这说明了胖胖胖的系统不会居于劣势且反对派基本能容忍——只要稍微多一点外力,在发展的时候干挺或者收编反对派不是问题,甚至反对派会屁颠屁颠的求收编。
  
  如果胖胖胖不仅能压制而且已经取得了全面的共识,那么下一次就是朝鲜邀请美国来谈判甚至是赴美谈判——间隔时间越短,中间会议越少就越代表朝鲜内部对这一问题的利益系统已经建立完毕并趋于一致了。
  
  但这个时候朝鲜陷入了两难境地。
  1:时间越短就说明自己比较急。而反对派的继续高层存在就说明支持派并不是绝对优势,这就说明急是自己觉得自己现状不容易维持,这对于美国来说是最佳的要价筹码,因为这个事绝对底线。
  2:时间越长,说明自己对于反对派的处理过程也越长。这样情况就会比较混乱,可能又要“验”一次。这就没完没了了,下回还得来来回回的验。
 
  朝鲜方面为了不彻底暴露自己的底线或传递错误信息,同时为了给对方信任。最好的方式是“双方各退一步”的做法,设立一个“朝美新交易系统的建设工期”。
到了这个工期的时候谈判桌上的态度就是系统建立的成果展示,这个时候如果出了什么岔子导致不满意,大家也可以把烂尾工程拆了或者改成别的用途,损失也不算大。
 
  简单来说,就是设定好下一次谈判大概日子——袭击事件只是确保这个“工期”不是用来干别的事儿,就是专门干这个事儿。
  通过“工期”来推算“系统工程能力”,既让朝鲜可以可靠的对美国传递出自己“有诚意的价码和要求”,美国对此的反应也就是“的确对朝鲜的要求予以考虑,这也体现出美国也建立了一套合理的系统,否则自己的价码就确定不下来”。
 
  袭击本身过后的朝鲜反应,等于“朝鲜现在的利益系统咋样,大概情况如何”,工期定下来以后就是“跟现在相比,未来的施工进度有多快,我做给你看一看”。
  这个一做的意义何在呢?
  那就是“我们双方虽然还保持着底线的神秘性以及不确定性,但是我们现在能大概明确后期双方的收益了(毕竟双方都展示了自己的“建设速度”)”。
  你能拿1000万,但我拿了多少就不告诉你丫的。
  
  所以说看上去CIA袭击了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是一件大事,但是和这件事比起来代价很小但是收益很大。
  这样只要朝鲜内部反对和美国交流的派系只要不是掌权过大,否则大家都会“保持默契”。
  朝鲜只要真的有谈判诚意就早就建立好了早期系统,那肯定反应不会很大,折衷也会冷处理。
朝鲜:我还没跪着求投资,但是你也别逼我跪着。别逼我跪着一方面是因为我核弹会越来越多,等我核弹多了我不仅不一定跪你,我甚至可能会明确跪一个人。
潜台词:无论我跪谁,我只要跪的够利索够彻底,那你们(中美俄)都甭想“战略上朝鲜还能够大体保持原有功能”了。我不能站着活的话,你们也不能安稳过日子。
 
  另一件事大家也得注意,朝鲜和美国的战略利益是有个“时间差”的。
美国的要求和局限
“东北亚大致格局不变,对我有利一些更好,但朝鲜不能倒向我,否则我这边和传统盟友韩国不好交代。不好交代也不是因为面子问题,而是我自己国内有很多与韩国相关的利益系统,如果交代不好的话,他们就可能会影响到谈判过程。这些人和韩国有利益,他们就更了解那一块的局势也更能够调动资源,所以要小心应对,没处理好很可能会鸡飞蛋打赔了夫人又折兵,毕竟朝鲜现在是很脆弱的火药桶,我作为强者必须轻拿轻放但也不能吃亏。”
  
  朝鲜就可以利用这一点反过来得到主动权。
  最佳的方法:现在大概的设定一下下次会面时间,但我一定会“提前圆满完成任务”并邀请你。
  你拖延的越久,说明你前期准备工作越不好——如果准备好了,你一个月之内肯定能来,所以我就提前一个月告诉你,看看你会不会拖一个月以上。如果不拖,但你没有达成任何实质性内容的话,那还是说明你工作没做好。
 
  1:如果朝鲜工期拖后,那美国方面就会具有优势——如果是这样的话,三胖就会对CIA突袭大使馆大发雷霆。“我们还没准备好,美国你太急了,我们现在承受不起这样的外力导致的内部冲突,下回你要么准备一点小礼物来,要么就不谈了,不长眼的弱智玩意。”(正好这也让朝鲜知道了美国对他们的底线了解的比预期的少,但是朝鲜不会在明知美国知道的情况下大发雷霆,因为这会被反向打脸暴露出更多底牌)
  2:如果朝鲜自认为工期不会拖后,那么他们就会不当回事,甚至反对派抗议都没有——工期一定能提早完成,倒是美国你快一点。下回我们可以谈实质性的东西,而且我们以后生意还长的很。
  3:如果朝鲜认为工期刚刚好,那么他们就会反对派出来说话但是三胖不出面——双方必须在下一次开会时拿出足够有分量的一摞东西或者轮到我们用激烈的手段测试你们,不然我们就真的很难继续谈下去。
 
  美国方面也不会不知道,所以他们也希望有把握的时候再行动,而这其中CIA则是此类情报的真正集中点——他们做出了误判的损失也是自己的,所以在利益系统完整决策系统完整的情况下,他们做出的决定即便是错误的也是相对来说最不用怀疑的。
  因此看起来是CIA“疯了”,但是实际上这本身其实就是一种指标,CIA自负盈亏的举动本身就是一个“情报信息完整的操作运营部门用实践承担风险并给大家做担保”。
  联邦给予的基本预算本身,只是CIA进行高风险投资时必要的资金链的担保,是一种保险——做错事情太多,保险公司是增加保费,而对于CIA来说则是被削减预算。
  
  对于CIA来说,最佳的情况也是中美俄在朝鲜这个地方尽量保持“旧状态”。这样CIA不仅可以利用旧系统,而且在朝鲜正常化以后也可以在旧系统上继续“老树开花”。
  因此CIA绝对不是什么“疯了,挑起事儿”,恰恰是用一个“相对独立一些的机关给大家做了个第三方认证”。
  这个第三方机构很主动,自己跑出去做了个“质量抽检”。这个结果大家都可以用。
  
  很显然,我们发现朝鲜对于这件事情是冷处理的,反倒是西班牙无辜躺枪丢了面子——西班牙警方:我有一句三个字的脏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当然,西班牙不管是对于中国还是美国还是俄国还是欧洲还是朝鲜都不重要,所以让他躺枪最合适不过了。
  (至于说西美摩擦么……你西班牙有能耐摩擦美国人?弱国无外交,你丫西班牙还不如朝鲜要紧呢)
  这一点和朝美选择在越南河内会晤是正好相反的:中国和越南是邻国,关系不太好但实际上高度相关。朝鲜能够选择在越南会晤而中国不反对本身就说明了中国对于会晤的支持,觉得利大于弊,侧面证实了自己的立场与底线的真实性。
  同时各位也别忘了,越南是那个主义的国家(至少名义上是同类),所以原则上来说是弱化了意识形态对立立场,对多方强调了新均衡思想。
  而达不成任何实质协议但朝鲜支持与反对派与美国的支持与反对派本身也就是默认开启“测试系统”,美方占据优势那就美方提,双方默认测试是合理的,只是看“双方能不能把事情压住来表现实际动力与能力”。
  (朝鲜反对派主要是内部的经济派系和权力派系对于旧系统的维护;美国反对派主要是军方相关人士。所以CIA来这么一出其实是稳赚不赔的:成功了,东北亚情报生意扩大;失败导致局势升温,那么军方和军火有关利益系统也可以弥补一部分损失,且联邦当局也不会因此惩罚CIA)
 
  那么,最后我来继续跳一个大神:朝美下次会晤会在9月中旬,不会和现在大致约好的10月或者11月。
  朝鲜冷处理,意味着朝鲜方面至少觉得自己没问题能完成工期,所以现在反而波动可能更大的是美国。
  所以朝鲜确定地点以后,美国如果迟于一个月再去,那么双方就会“大部分意见没有达成,但在一些核心问题上取得共识”。
  这是因为美国方面就算没赶上工期,也会完成一部分利益集团的统一。为了不暴露自己的底线也不要出价低于朝鲜要求的底线,所以他们会在现有的已经完工的部分“出更高价”,这就完成了一些核心问题上的新共识了。
  这最有可能的是“美帝的承诺”。
  这是最有可能发生的,甚至很大程度上说美帝即便如期完工也会这么做,因为这样可以更少的暴露底线,为后续的加码提供更好的基础,同时这也肯定在朝鲜的最低要求之上。
  
  也就是说情况会是:朝鲜提前邀请,美帝快乐但来的有点晚。
  美国“逼迫”自己的现有支持者给出更大的“价码”也是压制内部的反对力量,无论对外还是对内都是利大于弊的。
 
  这其实是多年来六方会谈的重大成果:如果没有六方会谈,胖胖胖就不能确定各国对自身的威胁到底有多大,后来就不能灭掉叔叔。如果不灭掉叔叔,那么中朝关系就不能在组织利益的基本盘上确定,在利益上不能确定中国就只能对朝鲜的行为比较敏感。
  只有在基本确定利益基本面的时候,中方才会松绑,因此不仅不反对朝美对话甚至支持朝美直接对话。
  双方都不会放过这次机会,所以在主观能动性方面,如果这次谈不成功那就真的没得谈了,而这也让双方下一次在主观上有更大的动力谈成功。
 
  
  正文完毕。
  
  下面是几个本文的重点答疑(关于委内瑞拉我还有新篇,各位先等一等,评论里有些问题很经典但不可能一两句话回答,很多评论里的问题都值得单独写一篇文章。)
    
  1:CIA和FBI这套KPI考评系统很有效啊,别的国家可以效仿么?
  答案:基本上不能,因为除非是强者或者至少是势均力敌的两大最强者,否则这种考评系统很容易造成“被整体策反”的后果。
  这就好像一家公司如果平台不够强,那么如果给子公司过高的自由权限就很可能导致体内繁殖。
  当然,这可以靠“独特的定位和特殊的组织体系”来缓解,但情报系统本身就是“需要大量扎根于对面”,所以这种缓解方式不会很有效。
  这就好像以研发为主的子公司相对来说这么做比较安全,但是以销售为目标的子公司的效果就会弱一些。
  所以说即便有削弱方式,实力差距也不能过大。
  这一点在苏联军情局(GRU)与克格勃(KGB)与CIA和FBI的较劲中就很有体现。在苏联相对差距还没这么大,没有被拖入军备竞赛导致综合实力不稳定以前,GRU和KGB尤其是KGB的运营模式是相对类似于FBI的,当年的FBI和现在相比也没有这么“自负盈亏”。
  在美帝的发展时期,FBI也就更闭塞一些,就好像胡佛时代。但是胡佛打下了利益基础,因此才有了后来的FBI——初创的FBI基本就是纳粹的盖世太保(当然KGB初创时也是一样)。
  当然KGB的任务越来越和GRU重叠的时候就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个和FBI当年和CIA的冲突是一样的,只是KGB在苏联衰弱后因为“更加上级直属”,结果导致GRU效率大幅度下降。
  
  这种“大部门也自负盈亏”的系统通常只能绝对强势方使用,弱势方相对来说集中一些比较好——只是集中带来的效率损失风险比较大,相对来说这个机构的行为与结论对于整体决策的可参考性也弱一些。
  可以说GRU的效率降低后对于苏联落入美国的星球大战圈套也很有关系——情报系统的战斗本身就是效率与决策战。
  苏联愿意相信星球大战计划,而GRU也被更多的压制入军方利益集团,这就导致GRU本身就倾向于一切“高威胁”的存在,没有很大动力揭露星球大战计划的骗局。
  集中化容易导致派系化——就好像一个公司如果很大了,但是还是拼命搞集中控制的话就很容易出现大山头的问题,这种大山头会影响组织的决策信息上行,大量信息被扭曲或者选择性集中的后果就是战略失误。
  战略失误本身就很可怕了,而更可怕的是大山头在失误之前就已经用现有的利益系统完成了“错误战略的利益框架”,这使得想改都不容易。
  这种错误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常见于家族式企业以及日韩企业——特别是日本企业,即便他们是非家族经营的,但他们民族性的“向心性”本身就强,因此非家族企业也很容易遇到家族企业的毛病。
  
我们比较近的例子:
索尼对于很多旗舰产品的误判,甚至出现了生产成本高于了售价的情况,而且还是卖了一堆导致东窗事发之后才被高层全体知晓(血本PS3事件)——这个时候还想整体扭转就是找死。
  我们可以看到类似的事件不断地在索尼上演,随着索尼系统机器的老化,类似的事件恐怕还会继续出现。
  由于索尼在很多领域已经失去了领导优势,资金池也大幅度缩水,这使得他们很难有能力进行全面的组织改革。
 
  2:做这么“刺激”的事情风险很大吧?如果失败了怎么办?CIA或者美国当局这么做会不会太蠢了?
 
  答:当然不会,甚至这样的做法才是最稳的。如果是在CIA大量被联邦控制的时代,他们可能只能做出很有限的行动,这更可能导致极端行为——比如说直接破坏朝鲜内部结构,甚至是刺杀金正恩。
  事实上这件事情的风险是最小的。
  原因有三个。
  1:耗时最短,避免夜长梦多。
  2:无论朝鲜反应大还是小,都是美国在谈判桌上需要的情报。
  3:如果朝鲜反应非常激烈,这就说明美国在谈判桌上也无法达成实质性成果,甚至可能受骗。
 
  所以即便是失败了,朝鲜因此关闭了对话,那么对于美国来说也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这就好像你投资一个东西花了一千万,血本无归的风险是20%,现在要你花五十万去降低15%的风险你做不做?你肯定做。
  美帝可以等,无限期拖下去朝鲜损失比美国大,所以即便失败这也是很划算的投资——至少是对朝鲜表明了具体的态度,而且还是在朝鲜相对愿意接受的时候。
  让CIA单独去做还给了一个“部门缓冲”的余地,可以泼脏水给CIA,这样还降低了彻底关闭对话通道的可能性。
  
  而且由于双方之前已有多年的多方磋商经验,相关内容大家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本应有所准备,如果还不接受就更说明无法接受后续的更多交易要求。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阳谋”而不是阴谋,不需要保密就能成功——只要不大咧咧的公开就行,因为这事儿在公众层面上太难看。
  这一点就和美国对委内瑞拉的行动是一样的,其实对付委内瑞拉根本不是阴谋,人家的军舰都停在视线范围内了——无论马杜罗和瓜依多哪个赢哪个输,无论委内瑞拉军方在军国化道路上前进多少,这对于美帝来说也只有盈利大小的区别,几乎不存在亏损的可能性。
这就是个收益大或者收益小的问题,不是绝对意义上的盈利或者亏损的赌博。
  
  其实从这一点我们也可以看出一个倾向:美帝的外加策略正在走向务实,他们不再追求极大的单次利润但冒很大风险,而是改成走稳健风格。
  这一点对我们短期而言是利好,但是长期而言实际上危险反而更大。
  美帝玩运营是玩的很好的,他们要能输只能是F2A瞎框一波力量到处乱打消耗力量或者打乱内部平衡。
  但是如果他们玩稳健运营,那么他们就算用“添油战术”都能磨死对手。这个他们已经做过两回了,第一次是磨死了老东家英国,第二次是磨死了德日。
  不冲动,组织完好的美帝是很可怕的。
 
  有多可怕呢?按照他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它就好像我们玩《绝地求生》时候有人开外挂一样。
  外挂其实不一定不能被普通玩家打死,比如说开瞬移外挂的人如果大大咧咧的去舔包就可能被爆头打死,甚至随便不遮掩的移动也可能会被爆头。
  因此凡人杀死开挂的人是有可能的(诛仙),利用的就是开挂的安全感导致的麻痹大意。高手一些的玩家甚至常常诛仙。
  真正很难对付的就是那些小心谨慎的开挂者。
  虽然人家开了外挂了,但是他默认别人也开外挂并对普通玩家毫不轻敌。
  这个时候凡人玩家就基本上没有任何机会了。
  现在美帝的做法,就是从原来的“一波玩浪的”转变为“开着外挂也小心翼翼”的状态。
  虽然这降低了我们“落地成盒”的可能性,因为那个开挂的家伙不会满地图乱跑不停浪来浪去的杀人了。
但是这样的开挂玩家更容易在进入决战圈的时候还没被自己浪死,那么我们这些凡人玩家甚至是“开了一点挂”的玩家反而更难取得胜利。
这样的开挂玩家肉是吃的少一些但是胜率却更加高——先求不败而后求胜。
 
 
  3:朝鲜在下次会晤中会提出什么要求?核弹换经济?
  答:这可能是绝大多数的看法,就是朝鲜方面降低军事来换取经济。
  但是我觉得这不太可能,我认为会是这样的。
“帮忙裁军并提供经济支持以容纳那么多退役士兵,尤其是给民兵有足够的工作岗位,这一点中美都会有所帮助,但朝鲜不会降低其军事实力,甚至中美俄都会对朝鲜开放很多军火和军事援助项目,使得朝鲜的军事实力被实质性增强,并且中美俄至少在短期内不会要求朝鲜销毁核武器,但会让其只保留当前限度的核力量。”
美国会提出销毁远程弹道导弹的提议,但朝鲜是否接受要看具体的商谈情况。如果美方类似“中美蜜月期”那样为朝鲜提供相当数量的现代化常规军事技术,那么朝鲜就有可能销毁远程弹道导弹。
不过中美俄都会允许朝鲜继续发射运载火箭——当然,可能会出口一部分技术以挤压朝鲜产品的生存空间,必要的情况下会出口一部分卫星技术,好让朝鲜相关工业与利益实体向卫星而非运载工具上转变。这在长期可以实质上消除大部分朝鲜弹道导弹威胁,因为现在是一个反导技术突飞猛进的年代,只要能把朝鲜的有关技术遏制住,那么很快朝鲜的弹道导弹整体技术就会不足为惧(即便他们可以获得技术,他们的相关系统也无法生产出足量的导弹,这就会导致维护成本高的难以接受)。
总体而言,对于朝鲜的交易会非常的“柔和”,而非很多人想象的那般强硬——强硬对于朝鲜是没用的,三胖不会愚蠢到不知道自己的核心用途的地步。
  
  关于经济上,其实对于朝鲜方面来说,他们比起需要资金援助或者说物资援助,他们更在乎的是能不能快速纳入世界商品经济的系统,他们更关心的是就业问题而不是援助物资的多寡。
  朝鲜真正商谈的应该是一些商业系统建立的“外包”服务,也就是能够接受更多外部的指导与相应要求。
 
  4:朝鲜方面反对和美国会谈的人会如何?会被杀么?
  答:可能性不是很大,因为目前已经有那么多支持和反对者共同完成的事情,可见基本利益还是相对一致的。
  这个时候为了稳定盘面就没必要对部门首脑进行突袭,但是部门高级别非首脑人员可能会被处理。
  这不是对这一部门和派系的打击,行动也会获得派系实际首脑的默许——他自己去清理危险性更大,上层直接跨级处理对他来说虽然有威信损失,但风险更小的同时也是对上层表达实际忠诚的机会,这对于后续稳定部门是有利的(和上级关系更好可以在“整体上升期”给下级感觉到能够捞到更多好处,而“下降期和稳定期”才是需要“争”的领导)
  事实上在这样的情况下,反对派会更加熟悉美帝方面的一些进攻性策略,而支持派其实更愿意了解美国方面交易的“底线套路”。
  所以今后在实际操作中,反对派会成为“进口策略审核者”,这一方面可以避免过大威胁的直接进入,但又能用现实利益让其不能做的太过分。
  支持派则反而会在内部经营中更具有经营权,也就是理事的部分,这能让内部经营利益集团更好的与美国或其他方面进行长期规划上的接触。这会让他们的要价变得更加合理且长期化。
  支持派会有人成为“总理”类型的人,反对派会从事类似“发改委”的工作。
  
  这个反对派对外,支持派对内的事儿在我们的改开初期也做过,有充分的成功经验——有些国家比如原来的“金砖四国”的成员没有这么做,结果就导致了内部派系迅速在“前阶段优势项目”上过度粗暴增长,最终派系间的矛盾大到无法合作,在面临波动后发生崩盘。
 
  
  5:如果朝鲜继续有核,对于中国来说是不是更危险?
  答:不会,至少可预见的未来不会。甚至朝鲜有核后可以降低局部冲突的风险,从战略上还能降低东北亚的不安定性。
  其实降低局部风险的主要原因也不是核武器,事实上核武器只是作为一种“和平开放”的筹码。
  整个朝鲜核计划既是对外宣告“我已经很危险,不容易维持”也是在说“我任然保持管理机器和组织完整,你们找我们的话,我们还是可以说话算话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一种“没有开打就有条件投降”——投降最重要的,是找到败军的首脑,而且这个首脑要能够把投降命令可靠的下达下去。
  所以朝鲜核计划表面上是在“示强”但实际上是在“示弱”,这个时候大家就会真的重视起来,并且会有周边国家的实质参与——其实六方会谈里诸如日韩这样的国家就是捧场,但是捧场很重要,因为捧场表明“对方整个系统及附庸也接受提案”这就从侧面表现出了“对方主人有基本谈判意愿,因为他们已经花成本让附庸先接受了提案并形成利益系统,这就值得认真一谈了”。
  
 
 
  综上所述,大家不用介意什么“震惊!xxxx”之类的言论,也不用担心事态因此提高。更不需要考虑这是什么CIA干蠢事提高热度给美军得利——因为在这一块,CIA本来的利益就要比军方给他们提供的大得多,根本没有必要在没有巨大收益和把握的情况下去破坏自己的生意。
  如果这件事是CIA“暴走”导致的,那么升温后无疑会让DIA(国防情报局)以及NSA(国家安全局)在东北亚的实际“直接决策权”增大,NSA对于CIA的情报支持肯定也会缩水,这对CIA的多元化业务是非常不利的(CIA的最大优势在于业务能力多元加一线操作经验丰富,不是单项冠军类型的)。
  而且“测试”和“独断专行”不同,如果是测试,那么即便是军事升温,美国方面也更关注的是朝鲜的“新底线”,所以CIA的权重是不会改变的(尽管会有场面上的批评,但是不会因此真的惩罚)。如果是“独断专行”则会让CIA强行撤出很多项目,这是得不偿失的。
  毕竟CIA在东亚的主要营收并非是军事方面,而是诸如民生与商业方面,这是很大的利润来源,根本不可能拿这个冒险。
  所以你要说CIA在委内瑞拉冒险抢生意是有可能的,比如说救援物资里面掺了一大摞铁丝网就可能是CIA干的蠢事(强行插一脚,不过问题不大,因为就算委内瑞拉把事情捅出去了,但是美国已经直接表态自己的控制区的立场了,委内瑞拉说啥都已经没用啦。因此CIA的这种“插一脚”行为也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但是你要说CIA冒着失去一些重要的东亚事务的风险,只是为了在军方和军企这儿赚一些好处,那无论短期利益还是长期利益,这都是说不过去的。
  
  整体而言,对CIA利益最大的就是朝鲜正常化(情报市场和收益大大提升,而且在开放初期情报系统也容易介入高层为之后进行铺垫),美朝冲突升温是不利于CIA在这一地区业务的利润提高和业务的多元化的。
  更别说现阶段CIA和NSA在朝鲜事务上必然有很大的业绩重叠部分,这会造成冲突和利益稀释,而朝鲜正常化以后无论CIA还是NSA的业务量都会增加,CIA的会提高的更多且业务种类对CIA更有利。
 
  虽然美帝的情报部门经常“有时候发神经,不听从联邦政府上层的指挥”,但这并不是坏事或者说是“绝对值得的代价”——你不让他们独立一些,不合适的让他们具有自我盈利的动力和渠道和决策权,他们的工作积极性就会很低。而情报工作本身是需要高度积极性的,因为他们总是站在局势发展的前沿,他们愿意积极承担风险发挥主观能动性是对情报与各种具体操作的有效性是极其有利的,也更加善于抓住转瞬即逝的机会(相对来说)。
  联邦只需要“下指标”+“风控”就可以了,而且大多数的工作他们之间的互相牵制也可以做到。
  你看,达到了牛根生的格言标准:“千斤重担人人挑,个个头上有指标”。
 
  啧……美帝像啥?还的确挺像蒙牛的,只不过这个蒙牛是德州红脖子从老东家那儿分出去的罢了。
  美帝情报部门对于朝鲜的态度像啥?
 就是干当年牛根生把奖给自己的桑塔纳卖了,换了好几辆面包车给大家一人一辆,把大家都拉拢在一块儿好日后干更大的事儿。
    那些说CIA搅局为了军方及自己小集团的利益的怎么想的,满汉全席都快上桌了,还准备掀桌子抢泡面?
  
  还有:那帮冲进大使馆的人拿的是玩具枪……这帮CIA还真可爱啊……也很有分寸,要是换成军情部门那可就噼里啪啦了……还有顺带说一下,CIA的暗杀经常呆萌,军情部门才叫一个凶残。CIA一般就是传说中的G-Man,不是Gay-man啊,是gov-man。就是一种绷着脸慢慢说话的公职人员的形象,不是那种电影里通天入地无所不能的人……涉及人家的电影多还是因为人家CIA干活太杂了,好像啥都有他一脚,而且故事一般也比较曲折,能被拿出来扯扯。军情局干活“夸嚓”一下就把人给安排的妥妥的,没啥剧情好整的(也不能说)。
  所以不要一看到CIA就阴谋诡计起来,其实CIA是最萌萌哒也是很高效的美帝部门。
  
  指不定那十几个袭击了大使馆的特工正在越南吃河粉呢(CIA特技:人人都会用筷子)。
水库赞助商
  • 我们今天不想讨论局势问题,只想纯技术地分析一下,交易成本有多高。 从第二页开始,突然看见有人对年冲月冲孰优孰劣争执得厉害。忍不住争执二句,精算展开一下。 首先,我要
    2019-02-14
  • 曾经的政策,总是使绝大多数人受益。或者至少一部分人受益,一部分人受损。 今天,我们正在面临困境。所有的人都受损。 9.27宏观调控的结果,房价没有跌下来,物价却涨上去了。
    2019-02-14
  • 我们今天不想讨论局势问题,只想纯技术地分析一下,交易成本有多高。 目前的房地产市场,交易成本主要分为三块。直接交易成本+间接交易成本+隐性交易成本。 一)直接交易 成本
    2019-02-14
  • 前几天出差在外地,中介打电话告诉我,房子租出去了。让我回来抽空去签合同。 今天歇下来一天,按约定时间赶了过去。租客是一个台湾人,老板自己没来,派了手下一个大学生,胖
    2019-02-14
  • 房地产是一种金融密集型的产业,从购房者为住房积蓄首期开始,就已经和房产金融扯上了关系。但储蓄阶段,购房者存在银行里的钱,只有1.98%的利息。而在贷款阶段,银行按揭贷款
    2019-02-14
  • 杭州政策,打击的是投资者的供给,而不是投资者的需求。房产商是唯一的获利者。 目前上海的房产市场已经很明显,徐家汇,长寿路等一些次新房较多的市场,房价已经完全停止涨幅
    2019-02-14
  • 经济适用房贷款贴息,是上海市政府近期推出的一项重大利民益民的好措施。在贴息期间,购房者只需要支付房屋本金,而没有高昂的银行利息负担。贴息最长可达五年,最高可达房价
    2019-02-14
  • 房地产是一个资金密集型的产业。一般说来,银行利率上升,购房者按揭负担加深,对房地产是一个利空消息。银行利率下降,房价相对便宜,对房地产是一个利好消息。 定性的分析人
    2019-02-14
  • 房地产业的发展越来越规范,竞争越来越激烈,市民们对成本暴利的监督也越来越严。房产商们要再像几年前一样,坐地收钱,是没那么容易的了。只不过阳光普照之下,也还有阴暗的
    2019-02-14
  • 朋友前日拿了份分析资料,振振有词地跟我说,某位专家学者都得出结论来了,任何一个城市的房价/收入比,都应该是8-12倍。如今上海的房价都已经快达到收入15-18倍了,所以肯定是有
    2019-02-14
  • 说起拆迁户,一般的舆论媒体都很同情。如今的二手房卖得这么贵,都说拆迁户是高房价的主要受害者,而且是强迫买单者。认为拆迁户搬离了世代居住的市中心,搬去了遥远的郊区。
    2019-02-14
  • 说起台湾人,普通市民莫过于关心三个问题,是台湾人害苦上海楼价么,台湾人会使上海楼市大起大落么,台湾人从上海赚走了钱吗? 这三个问题的答案都是否。其实一般市民对台湾人
    2019-02-14
  • 正好在另一个帖子中,讲到这个话题: 【聊天】大家借过多高的高利贷? http://www.shuiku.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776extra=page%3D1 想着这个话题有一点意思。不如展开说一说。 一)资金成
    2019-02-14
  • 一套价值100W的房子,贷款70W,七折利率4.585% 现在房价升值了,譬如升到二三百万了。想把旧贷款还掉,重新做抵押贷款借出来。 请问盈亏平衡点在哪里,一般速算法如何。 答:1)首
    2019-02-14
  • 作为一名自由主义者,我完全无法理解证券操纵罪到底是什么意思。 操纵市场不是罪。 一)自由 一件本来价值3元的东西,我出3.5元向你买,可以不可以。 答案是可以。这种天经地义
    2019-02-14
  • 作者刘晨茹 如今,百年难遇这个词正在变得廉价。百年难遇的暴雨刚刚才过,各地人民又在喜迎百年难遇的高温。而在高温持续时期,另一个百年难遇的问题也摆在了大家面前,那就是
    2019-02-14
  • 看了篇CBN的「债」十年之殇,被恶心得不行了。 实在忍无可忍。我常在想,一个人要经受了怎样扭曲的教育,无知的洗脑,卑鄙的性格,以及奴化教育及无逻辑精神,才能写得出这样的
    2019-02-14
  • 看见今天周日水库居然有600多贴,我也就手贱多加一段。平安银行延迟支付功能,我很早就知道了,但一直没有深入研究。 这个功能说的是,你使用平安银行白金借记卡,做的任何刷卡
    2019-02-14
  • 我承认,我是太无聊了,才会写这篇文章。 一)神器 在所有的银行中,有二家是独一无二的。其特有的一条不引人注意的条款,使其具有了与众不同的功能。堪称神器,也使得他们远
    2019-02-14
  • 如果一家企业在竞争中赢了一笔钱,我们就说他进行了创新。 如果一家企业在竞争中每次都能赢一笔钱,我们就说他拥有一项资产。 ------铅笔社 这是我去年一年,学到的最有价值的一
    2019-02-14